65.1%:嘉兴“追光逐风”打造清洁能源产业高地
作者:来源:嘉兴日报 信息来源:市教育局机关 浏览次数: 发布日期:2022-10-07 11:10

【总书记之问】

如何调整电力结构,构建能源多元供应体系?

能源安全是关系国家经济社会发展的全局性、战略性问题,对国家繁荣发展、人民生活改善、社会长治久安至关重要。党的十八大以来,习近平总书记提出“四个革命、一个合作”能源安全新战略,即推动能源消费革命,抑制不合理能源消费;推动能源供给革命,建立多元供应体系;推动能源技术革命,带动产业升级;推动能源体制革命,打通能源发展快车道;全方位加强国际合作,实现开放条件下能源安全。

18年前,即2004年的夏天,浙江全省遭遇前所未有的电荒。当年7月26日,时任浙江省委书记习近平同志来到嘉兴电厂调研。他在关心电厂产能扩张新项目进度的同时,对能源供给结构的调整提出了要求。他强调,从长远看,我们还要考虑电力结构的调整,构建能源多元供应体系,要大力发展清洁能源,如天然气发电、核电、水电、风电,还有利用潮汐发电等。就此,如何调整电力结构、构建能源多元供应体系的问题摆在了嘉兴面前。

经过18年的发展,嘉兴的能源供应体系已今非昔比。占比超过“半壁江山”的光伏发电、风力发电、核能发电等清洁能源利用方式与经过清洁化改造的传统能源利用方式,共同构成了嘉兴能源供应的多元矩阵。嘉兴的电力装机容量中,利用清洁能源占比超过六成,达65.1%。

【我之答】

村庄里掀起“能源革命”

插上电源,按下按钮,不到一分钟,锅里的油花开始翻腾。陶红英倒入蚕豆,用锅铲连续翻炒,顿时,浓郁的香气飘满了整个厨房。

“你看,灶台上没有一丝灰尘,地面也比较干净。”62岁的海盐县通元镇雪水港村村民陶红英用手摸了摸灶台,对到她家走访的村委会委员崔惠佳说。2019年,陶红英家安装了电灶,她觉得厨房变清爽了,做饭也更快了,“以前用柴火灶,饭烧得慢,烧一锅米饭至少要20分钟,现在用电灶只要15分钟,而且我同时还能做其他事情。”

崔惠佳说,将柴火灶改装成电灶,整个成本大约是2000元,通元镇和雪水港村为农户补贴了1900元,农户只需出资100元,“只让农户出100元,一是让农户知晓这种改装是有成本的,二是激发农户的主动性、积极性。事实证明,农户们都很积极,符合改装要求的476户家庭,在2020年就全部完成了改装。”

习近平总书记在嘉兴电厂作出指示的那一年,生活在海盐县通元镇雪水港村的崔惠佳21岁。那时,他家和村里的其他家庭一样,烧火做饭用秸秆和从山上砍下来的树木等。村里但凡能用来当柴的树,那时是很难“幸免”的。袅袅炊烟升起的背后,是村里环境的脏乱差,以及屡屡“秃顶”的山。

“党的十八大以来,生态环境治理的力度明显大了。我们村以及整个通元镇的环境都在变好。”崔惠佳说。2013年,雪水港村的美丽乡村建设拉开了序幕,村民们越来越感受到烧柴火灶的不方便。“随着生活条件的改善,原先司空见惯的东西,也会觉得跟自己内心向往的美好生活格格不入。比如将油菜秆、豆秆、木柴堆放在房前屋后,感觉本来蛮现代化的家怎么也搞不干净。还有,家家户户烧饭冒出来的浓烟,跟内心期望的清新空气也格格不入。村民们期待改变。”崔惠佳说。

在电力部门的密切配合下,雪水港村的村民在原来的柴火灶锅底加装电热体,并安装上控制系统,原来的土灶“摇身一变”就成了电灶。这种电灶,跟电磁炉一样,操作十分简便,有9个档位控制火力大小。让村民最为得意的是,电灶的电,很大一部分来自太阳能发电。

“供应给雪水港村的电力,超过六成是光伏发电。另外,雪水港村利用光伏发的电,除直接利用外,每年还向电网输送约35万千瓦时的电力。”国网海盐县供电公司通元供电所党支部书记邓亮介绍。

来自电网的电力,驱动着雪水港村的电灶应用,而雪水港村的光伏面板产生的“干净”电力,又源源不断输送给了电网,“清洁”的电流在雪水港村的电力网络里“欢快”流淌。

在雪水港村,屋顶上、道路边的路灯上、车棚顶部,随处可见光伏发电的面板。邓亮介绍,雪水港村已建成的光伏发电设备全年发电量约50万千瓦时,可减少碳排放约400吨。今年,村里还建起了3台风力发电机组,预计每年可以为电网输送2万千瓦时电力。

新能源的生产和消费,正在动态变迁中趋于平衡,雪水港村碳排放总量在持续减少,一个“低碳村庄”正逐渐走进现实。

【我们之答】

持续擦亮“绿色低碳循环城市”金名片

“追光逐风”,十多年来,嘉兴不断改写着自己的能源供应“版图”。

“为把总书记的嘱托落到实处,嘉兴利用太阳能、风能、核能等清洁能源发电,大大提高了能源供应能力,持续优化能源利用结构,可谓一举多得。”嘉兴市发改委能源处副处长李晓春介绍。

今年7月28日召开的中共中央政治局会议指出,要提升能源资源供应保障能力,加大力度规划建设新能源供给消化体系。相较于发生电荒的2004年,如今,嘉兴的能源供应保障能力大幅增强。去年,嘉兴总发电量为943.1亿千瓦时,在充分保障我市用电的同时,净调出317亿千瓦时,为全省电网安全运行贡献了嘉兴力量。

嘉兴能源利用结构的不断优化,同样引人注目。

今年8月18日,在秀洲区召开的2022中国光伏绿色供应链大会上,中国绿色供应链联盟理事长金书波等专家为嘉兴“点赞”:“经过15年的不懈努力,嘉兴光伏产业发展取得了显著成效”“成为浙江省的一张金名片”。

2005年,嘉兴第一家光伏企业投产,这意味着嘉兴正式踏上“追光”之旅。从此之后,嘉兴“追光”的脚步始终没有停歇,光伏产业发展虽然经历了“成长的烦恼”,但总体呈现快速发展之势。2010年,嘉兴光伏产业产值突破100亿元大关,到2021年,产值超过500亿元。“目前,嘉兴光伏装机容量达到345万千瓦,约为半个秦山核电基地的装机容量。”回望嘉兴光伏产业的发展历程,李晓春语气中满是自豪。

作为滨海城市,嘉兴的东部沿海地带蕴藏着充沛的风能。近年来,一座座巨大的风力发电机组在这里拔地而起,海边吹来的风强劲地推动着巨大的桨叶旋转起来。2021年11月和12月,两组装机容量都为30万千瓦的风力发电设备在嘉兴沿海运行了起来,组成了长三角最大的海上风电集群。“加上嘉兴的其他风力发电机组,目前嘉兴的风力发电装机容量达到了72.3万千瓦。”李晓春说。清洁的风电,飞入了寻常百姓家。在海盐,每100盏电灯,就有2盏是由风电点亮的。

在“追光逐风”的同时,核能发电、垃圾焚烧发电等多种清洁能源利用方式,在嘉兴“百花齐放”。目前,嘉兴电力生产的总装机规模达到了1822万千瓦。其中,秦山核电装机容量为660万千瓦,光伏装机容量为345万千瓦,风力装机容量为72.3万千瓦,再加上其他清洁能源利用方式,一共为1186万千瓦,占总电力装机容量的65.1%。如果这些清洁能源产生的电力全部由煤炭发电来实现,按常用标准测算,嘉兴每年就要多消耗约1700万吨煤炭,增加4400万吨以上的碳排放。

“在大力发展清洁能源的同时,嘉兴这18年来还大力整治传统能源利用中排放的大量污染物,使传统能源的利用过程也更清洁了。”李晓春表示,嘉兴电厂就是一个典型案例。

嘉兴电厂自建成以来,燃煤发电是其主要的生产方式。习近平总书记在嘉兴电厂作出的指示,激励着嘉兴电厂在发展光伏清洁能源的同时,不断提升工艺水平,大幅度降低燃煤发电过程中的污染排放。

居住在嘉兴电厂附近长安桥村的方友根说,以前,嘉兴电厂附近的空气质量不好,家里经常落灰,能见度也不高,“党的十八大以后,空气质量明显好了,能看得更远了,现在天气好时,慈溪那边高的房子都能看得到。”

2014年5月30日,嘉兴电厂的嘉电8号机组完成改造投入运行,这是国内第一台成功实现烟气主要控制污染物超低排放的燃煤发电机组,机组主要控制污染物排放浓度达到并优于天然气燃气轮机组排放标准限值。2017年,这一燃煤机组超低排放新技术在阿斯塔纳世博会上亮相,得到国家主席习近平的称赞。这一新技术为全球煤电清洁化提供了“中国方案”,为中国煤炭清洁化利用提供了浙能样本、嘉电标本。

【权威解读】

“能源的饭碗必须端在自己手里”

华中科技大学新能源科学与工程系副主任、青年长江学者、中欧清洁与可再生能源学院教授、哈佛大学工学院联合研究员 杨晴

嘉兴的能源结构转型路径很好地践行了习近平总书记的嘱托。嘉兴主要通过3个手段,从供给侧实现电力行业的脱碳目标:一是不断增加以光伏、风电为代表的可再生能源发电技术装机容量,为社会的生产运行提供源源不断的“零碳电力”;二是借力国家政策建设核电站,为电网输送具有相对可控以及低碳排放特性的核电;三是对传统热力发电技术进行升级改造,在保证电网电力稳定的同时实现燃煤机组的污染物超低排放。此外,嘉兴还从需求侧发力,通过政府补贴的形式实现了农村“电灶取代柴火灶”等的转变,进一步提升了可再生能源电力的消纳能力。

未来,伴随着我国与“双碳目标”相关政策的稳步推进,嘉兴的能源结构清洁与低碳化转型需要做好3个方面工作:一是继续挖掘风、光的利用潜力,开展生物质发电与碳捕集技术的探索;二是探索适合乡镇区域和人文社会特点的低碳能源新业态新商业模式,考虑低碳技术的成本,兼顾环境生态协同影响,厘清利益相关体的博弈和达成收益合理分配;三是关注匹配本地地理条件和社会生产特性的储能技术发展状况,有选择性地提高储能技术设施容量。